叶子阿

湾家人/CP洁癖/透明写手
懒癌末期...本人已死有事烧纸

【花怜】男友力30题DAY10

10.指尖



这蛋糕是三郎排队买的。想到这,谢怜更加认真的吃着草莓蛋糕,生怕漏掉任何一点。


花城看着他嘴角残留一点奶油,用指尖刮下来吃掉,不意外见到对方通红的耳根,心情大好。

【花怜】男友力30题DAY9

9.恰到好处的距离感


「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约为1.2米,而更亲密如家人或爱人者,是为45至15公分。」


大清早,花城携着谢怜掷开骰子,转眼间场景便成了山林,向前望去还能见到刚展露头角的太阳,一切是如此的生机盎然。


谢怜不解问:“三郎这是...?”


花城笑道:“带哥哥出来放松一下。”


早在两日前,花城便与他说今日要来一个地方,谢怜听他是要处理正事,没想这么多就答应了。


所以所谓的正事就是带自己来放假?谢怜不禁笑。


“哥哥可别觉得是三郎骗了你,偶尔让心情放松也是一种正事。”花城伸手摸了一下杜鹃花瓣,原是想摘下,后又松了手。


谢怜看着已经升起一半的朝阳:“是挺不错的,亲近大自然也助于洗涤疲累。”


谈话间,有一松鼠快速从树上爬下来,看见有人又赶忙溜回去,大眼睛紧张的盯着两个来客。


谢怜听见悉窣声,转头便对上一双惊恐的眼睛,意识到他们吓到人家了,连忙放轻动作话也不说。


松鼠见二人并无敌意,白衣人身上的气息还很温柔,使得本能想靠近——牠也这么做了。


动物的警惕心还在,任何风吹草动都一惊一乍的,谢怜只得轻轻的伸手等牠自己过来。


花城在一旁默默看着,突然出声:“哥哥平时让我牵个手都会犹豫,没想到竟是小动物的地位比三郎高啊。”


酸酸的语气,这是半玩笑半吃醋了呢。


谢怜有些无奈向对方伸出手来:“那这样呢?”


花城露出笑容,一把拉过对方,十指紧扣。


身与心的距离刹那间化作零。

【花怜】男友力30题DAY8

8.肩膀
久违的系列,为何要成为学霸?当然是为了谈恋爱。




又是一季炎炎夏日,教室内只剩寥寥无几的翻书声,树上蝉鸣阵阵好似催眠曲,不难想学生大都睡成了什么样。


初中的男生普遍长得迅速,而花城与谢怜也不免俗,所以也不意外的被老师安排坐在最后一排。两人从小学五六年级开始便同桌到现在,早已彼此熟悉,甚至.....熟悉过了头。


趁着老师转身写板书,同学昏昏欲睡无人注意之时,花城偷偷的把桌下的手伸过去谢怜那边,对着他的腰东戳戳西戳戳。看对方躲到无处可躲,窘迫的看着自己,花城露出一丝坏笑,小声道:“哥哥还是如此怕痒呢?”


谢怜连忙把他的手摆回去,道:“上课时间就别玩了吧?”


花城深知对方是个好学生,上课从不混水摸鱼,也不愿耽误了他的课业,只好讪讪收手。过几秒又想到什么,点了一下谢怜的肩膀:“可是哥哥今天都不怎么陪我呢.....三郎好无聊的。”


语毕还撅嘴做无辜又烦恼的样子。


果然这一招对对方杀伤力极大,谢怜好几次都着了他的道,这次依旧。谢怜对他这般撒娇,无奈:“不然...这节下课随便你吧。”


花城得到他要的回应,美滋滋的专心回去看书了。


这样混着竟然也很快下课了,救赎的钟声响起,不少同学径直跑去打球抑或各种活动,只剩教室内半死不活的几个人,和正在谈情说爱的花怜二人。


花城可还惦记着上课时对方所说的一番话,笑眯眯的走到谢怜身后抱住他。


虽说男孩子间也偶尔做出这样的举动,大多数人都不觉奇怪,但可能因谢怜自知他们的关系,有些别扭。


花城看对方这般不自在的神情,更故意把头抵在他肩上,道:“哥哥莫要乱动了,刚才可是你自己承诺的,嗯?”


因姿势的关系,花城每吐出一字,鼻息都打在谢怜的脖子旁,而他脖子本也敏感,这下又惊又羞,却是不敢再乱动了。


不过这样想起来,每天花城至少会有一次把头抵在自己肩膀上的举动,谢怜心中疑惑,顺势问:“三郎为何总爱埋在我肩上呢?”


花城把玩着对方的手指,不禁失笑:“当然是.....为了.....啊。”


将近上课时间,外边同学陆续进教室,声音一下子吵杂起来,谢怜也没能把对方的话听清楚,钟声响起,对方也只得恋恋不舍的离去,回到...一走道之隔的位子。


过没多久,任课老师来了,看着对方一秒切换成战斗状态,花城也跟着认真起来。


那句原话是,当然是为了充电啊。不充好电,怎能跟上你快速的步伐?

【忘羡】平淡日常

你好,这篇就是个流水帐。
如题,平淡如水的日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是花落时节,一黑色身影坐在树上,修长的双腿时不时晃动几下,白色的花瓣随风飘荡,有几朵不小心落在的那人身上,而后又因风而缓缓飘落。魏无羡用手中陈情吹奏出悠扬笛声,不论是谁只要路过看见一眼,一定会愣住,毕竟花美,丝竹声美,人更美。

蓝忘机也不例外,但他仅仅是看呆了几秒,便走到树下,道:“魏婴,下来。”

魏无羡见对方已经张开手准备接住他,便放心往对方所在之处跳下。

蓝忘机有力的双臂稳稳的抱住他,魏无羡双手搭上对方的肩随口问道:“今天午膳吃什么?”

蓝忘机道:“二素菜一荤菜一汤。”

末了顿一下又补一句:“我做的。”

魏无羡本来是没什么兴趣的,听到最后一句话,眼神倏然亮了起来,搂住对方脖子吧唧一口,道:“我们蓝二哥哥简直太贤惠啦!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,究竟是谁三生有幸得以把他带回家?”

蓝忘机道:“别闹,菜要凉了。”

“那快点快点,怎能辜负你一番好意?”魏无羡边走边拉着蓝忘机的手匆忙道。

回到屋内,便可闻到扑鼻的菜香,吸引魏无羡的不是料理有多好吃,而是菜有多辣,辣对他来讲才是真髓。

尤其因为是由蓝忘机掌厨,他对魏无羡的口味更加了解,除了一道青菜没有如此多辣椒以外,其他的菜几乎都红通通一片,令人食欲大开。

魏无羡赶紧乖乖坐好享受,桌上摆满料理,一道剁椒鱼头,一道单纯野菜,一道麻辣豆腐,一道莲藕排骨汤。

剁椒鱼头新鲜的很,上面洒满辣椒末与青葱,再淋上酱汁,正好对到了魏无羡的胃口。

他一下筷子便停不下来,蓝忘机知道他喜欢这道,对于素菜没那么大兴趣,于是默默的把素菜配了一大半去,至于剩下的一些?当然还是要给魏无羡吃完,毕竟只吃肉对身体不好。

蓝忘机就不动声色的把翠绿的野菜和辣椒一起夹到魏无羡的碗中,好在因为野菜有辣,所以他也不挑,三两下就解决了。

饭吃完了,但还有一道莲藕排骨汤。莲藕被炖得软烂,入口即化,莲藕的清香和甘甜在口中扩散开来,排骨肉更是鲜嫩,两相搭配,竟叫人无法住嘴。

两个大男人的饭量自然不容小觑,马上就吃了精光,魏无羡舔舔嘴唇,似乎还在留念那剁椒鱼头的味道,腹中只有八分饱,对他来说还是不太够。

魏无羡默默的移到蓝忘机的身旁,讨好的蹭了蹭对方,道:“蓝湛蓝湛,你手艺这么好,下次就多做一些吧?”语毕眼中满是殷切。

蓝忘机看了他一眼,淡声道:“不行,吃多了你身子会不适。”

有次蓝忘机也是自己下厨做了一回菜,魏无羡在一旁看了直流口水,于是怂恿他多做一些,蓝忘机真的照着他的话做了,结果就是魏无羡吃得停不下嘴,最后整个撑住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,慢慢的等他自行消化。

魏无羡自知是自己理亏在先,不过在那之后,蓝忘机每每下厨,吃完后总是只够八分饱,他怎样也吃不过瘾。

安静了一会,就在蓝忘机以为他消了这个念头时,魏无羡又问道:“那...有没有点心?”


蓝忘机叹了口气,终究是被他打败了,道:“酒酿桂花汤圆。”

魏无羡感觉整个人又活了过来,一边抱着蓝忘机一边用力亲他的脸颊,含糊道:“蓝湛蓝湛,我真是爱死你啦。”

午后,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同坐於方才那颗树下,前者专致於吃桂花汤圆,和时不时逗弄对方几下。蓝忘机也不恼,就随着他乱,指尖微动,忘机琴拨出几个清脆的音,偶尔来几小段的曲子,落花更是增添了几分诗情画意。

魏无羡吃完后无事可做,便把玩着对方随风飘逸的抹额,一下子绑成蝴蝶结状,一下子又绕成辫子,好不惬意。

听着对方的琴声,竟不知不觉入了迷,不一会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,蓝忘机感受到魏无羡把头靠在他肩上,但他怕对方时常翻来覆去会掉下来,于是把魏无羡上半身轻轻移到大腿上。魏无羡迷茫的睁开眼,见是对方在帮他调整姿势,索性整个身子躺平,躺在对方腿上。

再度睁眼时,天边已成了昏黄色,夕阳正要落下,魏无羡看到的第一眼不是云彩有多美,不是夕阳有多壮阔,而是蓝忘机的睡颜。不知何时,蓝忘机也同他一起睡着了,但就是睡了,对方的姿势依旧巍然不动,生怕惊扰了怀中人。

浓密而长的睫毛在阳光下,像是被洒上一层金粉,挺拔的鼻梁,浅薄的嘴唇,真不愧是世家弟子排行第二。

人都说唇薄的人薄情,可魏无羡却不这样觉得,也许是因为他们把所有的情意都给了最重要的那个人,奉献给一生只有一次的认真,这份情,其余人可是一点也分不到。

兴许是魏无羡的眼光太过炽热,蓝忘机也悠悠转醒,他呆滞了几秒,魏无羡觉得这样少见的模样可爱的紧,趁机戳了戳对方的脸颊。手正要缩回来时被对方一把握住,蓝忘机已经完全醒了,他把魏无羡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触碰一下。

魏无羡眼中没有美景,只有对方。而蓝忘机又何尝不是?

轻吻过后,蓝忘机看着渐渐昏暗的天色,道:“回去吧。”

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家。

【忘羡】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

好啦我知道这种主题应该很多人用过了...

就是想写很甜很甜的文,一坑未平一坑又起说的正是在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忘机是古风圈里颇有名气的歌手,虽说圈内声音好听的人一抓一大把,但是他的却更有特色。仿佛清冷的檀香,听着听着都感觉要成仙,这样脱俗的歌声为他圈了一大波粉。

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帅。长得好看声音又好听的小哥哥怎么能不受欢迎?于是又被大家戏称,能靠脸吃饭却偏要靠歌声的男人。

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腿上,看着影片一堆:

男神我要给你生猴子!

啊啊啊都闪开含光君是我的!!!

不行了,耳朵怀孕了,男神你得负责...

诸如此类的弹幕,他啧啧道:“有个能力出众的老公也不是什么好事吧?”走在路上都是情敌。

蓝忘机搂着他的腰,魏无羡手上薯片一些往嘴里塞,一些喂给对方。

魏无羡摇头道:“果然像二哥哥这样的人,就应该藏起来不让大家看到,否则所有人都要跟我抢啦。”

蓝忘机把视窗缩小不让对方继续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弹幕,身体前顷时还顺便在对方脸上亲一下,道:“别想太多。”

魏无羡被他的碎发弄得脖子有些痒,躲着他边笑道:“开玩笑,他们怎么抢的过我呢?”

蓝忘机早就习惯他的不要脸了,对于这番话没什么反应,反倒是他在亲魏无羡时,后者还躲开了,这让他有些不满。

他把魏无羡的头扳过来,直接四唇相叠,这次不再只是脸颊而已。舌头长驱直入,撬开对方的牙关,搅和了一番,吻得水声作响,直至魏无羡开始喘不过气才放开对方。

魏无羡回神后只是愣了几秒,便想通其中原因,哈哈笑起来,捏着对方的脸道:“咱们蓝湛这是不开心了是吧?那下次我就不躲啦。”

蓝忘机拍拍他的腰,淡声道:“今天你要午休,否则下午没精神。”

他说的下午是因为今天刚好两人都要直播,蓝忘机是网路歌手,而魏无羡则是绘师,虽然直播出来的性质不太一样,但总都是要耗费精力的。而且...昨日做的有些过了。

魏无羡起身把蓝忘机也拉到双人床上,一条腿跨在对方身上使他无法动弹,蓝忘机无奈道:“灯没关。”

魏无羡看了一眼离床有些距离的电灯开关,只好缩回腿放对方去关灯。也就几秒钟的事情,蓝忘机回来后,闭眼搂着他道:“睡吧。”

因为蓝忘机不喜欢他拖太晚,所以直播前就得先吃完饭和洗澡,直播完就可以洗漱直接上床睡觉了。

处理完这些琐事,时间也近了,魏无羡去另一间电脑房,蓝忘机则在房间中,两人各自开始准备东西。

魏无羡这边主要就是画画加偶尔开个麦和大家聊个天而已,没什麽,只是他画到一半,正要拿水来喝,却发现水杯在卧室,只好道:“抱歉,我去倒个水。”

他走到卧室前,敲敲门道:“我把杯子忘在这了。”

便直接走进来要拿走东西,结果好死不死蓝忘机今天刚好有开镜头,魏无羡看了一眼萤幕里自己的身影,脱口一句:“卧槽。”

蓝忘机关麦对他道:“无事,脸没拍进去。”

魏无羡呼出一口气,赶紧溜了。

结果就是蓝忘机这边直播室的弹幕全都在讨论魏无羡:

刚刚那个小哥哥是谁?声音也挺好听的

妈呀手也太好看了!prprpr

麻麻,是不是颜值高的都只和颜值高的人做朋友?

蓝忘机对此半点回应都没有,继续讲新歌的事情。

隔日,蓝忘机的微博都炸了,一堆人在问昨日那个走进房间的到底是谁,有人揣测是室友,也有人猜是恋人,但是说是恋人的那一派马上被压下去了,毕竟大家都觉得蓝忘机看起来就是直男的样子。

结果中午蓝忘机发的一篇微博直接把讨论推到最高潮,就一张照片,是魏无羡跟蓝忘机十指紧扣,两人手上都带着同样朴素的银戒,上面Tag魏无羡的微博。

再糊涂的人都看了出来他们是什么关系了,虽然这消息令人震撼,好在下面留言多是祝福的话,偶有几则谩骂都被广大粉丝怼了回去。

魏无羡不明白为何从刚开始手机就响个不停,简直快爆炸的样子,他打开微博看:

我的。@魏婴依旧很帅

还有下面的配图,一瞬间明白对方这是直接公开了,于是他也转发,道:「嗯,你的。」

还顺便留言一张自己改的抛爱心图,蓝忘机不到一分钟就回复接爱心的图,重点是这两张还是一套的。

魏无羡觉得蓝忘机可爱死了,正想把对方抱过来亲几口,没想到蓝忘机已经先坐到他旁边了。

两人相视一眼,都笑了,魏无羡把手上的银戒拿下来,内侧还写了蓝忘机名字的缩写。蓝忘机的戒指内侧也和他一样,只不过缩写是魏无羡的名字。

魏无羡把两枚银戒叠在一起拍下来,传到微博上,配字: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原创】论如何捕获一只画手

彡彡:

唯一不同的是,庇佑这个村庄的魔力,源自小写手自己创造的奇迹。
希望每一个去画原创漫画去写原创作品的同担都有人爱都红红火火!


林朵:



从前有一片神奇的大陆,大陆上生活着一个叫做写手的种族。他们善良勤劳,热爱生活,在带有魔法的田地里辛勤耕作,把一个一个文字种下去,长出成片的故事,那就是他们赖以为生的粮食。




 




虽然种出来的粮食有时好吃,有时不好吃,偶尔还会因为天气不佳、收成不好而挨饿,但小写手们还是很喜欢这样单纯的生活,平静而快乐地生活着。




 




偶尔耕作累了,就停下来歇一歇,听村子里的前辈讲讲属于这个大陆的美丽传说。




 




比如说啊,在这片大陆某些特别的角落,生活着一种叫做画手的神秘生物,它们长得美丽非凡,优雅无比,背上还生了一对大翅膀,能在雨过天晴后的空中飞行,将彩虹的颜色收集起来,幻化成最好看的图案。




 




这种图案,普通人是看不见的,因为每幅画都是礼物,只出现在有缘人的梦境里。




 




鉴于画手这种生物本身很稀有,据说又喜爱清静,不爱热闹,很少会在人口密集的区域出现,总是躲在深山老林里。一般的小写手平时连它们的踪迹都见不到,更不用说能幸运地拥有一场对方赠与的美梦了。




 




所以这个传说对于绝大部分的小写手而言,也就是听听罢了。




 




不过,在某个原创小村住着一位特别有干劲的小写手,她对此可不只是听听而已。




 




因为她曾听路过的旅人说过。画手这种生物虽然表面高冷,但其实很多都是吃货来的。




 




当然每个画手的口味不太一样,可只要有人能种出特别美味的粮食,就会有一定几率吸引到某个画手出现。




 




等它吃高兴了,说不定就会用美梦回馈。




 




小写手很想要一个美梦。




 




再贪心一点的话,她希望以后能拥有一只专属于自己的画手。




 




其他人都觉得这个想法太过荒谬,毕竟他们所在的这个小村条件很恶劣,土地贫瘠,人烟稀少,光是要种点粮食给自己吃都很费劲了,哪有可能种出能吸引到画手的美味食物。




 




但小写手不在意,非常努力地耕作自己那一亩三分田,出了好多力,流了好多汗,果然当季的粮食获得了大丰产。




 




小写手满怀期待地尝了尝这一季的新粮食。




 




唉,连她自己都觉得味道很一般。




 




这样的粮食肯定吸引不来画手的。感觉自己白折腾了半天的小写手有点沮丧,决定放弃这个傻乎乎的努力方式,背上行囊,跑出村子,开始四处流浪,试图寻找到画手们的踪迹。




 




没过多久,她打听到大山深处有一些名为同人山谷的地方,那些山谷都被传说中的原作之神施了魔法,开垦出来的田地特别肥沃,种出来的粮食也尤为美味,会有不少画手被那股魔力吸引过去。




 




于是小写手一路跋涉,深入丛林,翻越山峦,终于进到大山深处,找到了一处同人山谷。




 




这里果然跟外面传说的一样,气候宜人,环境优良,土地肥沃,泉水流淌。许多小写手在此定居耕作,凡是种进田里的文字种子,都会从原作之神那里汲取丰富的魔力,成长迅速,枝繁叶茂,结出特别漂亮饱满的果实,供谷里的居民和路过的旅客随意取用。




 




小写手随手摘下一颗红果子咬了一口。




 




哇,好甜,好好吃。




 




她正感慨这番美味呢,突然面前一黑,一道影子掠了过去。小写手赶快追上去,在一处山坳边第一次看到了画手这种生物的样子。




 




那么高贵,那么美丽。




 




它本身就美好的像梦一样了。




 




这给了小写手很大的鼓舞,她在这个山谷搭了个小帐篷住了下来,每天卖力地翻田犁地,认认真真种起粮食来。




 




一开始她产的粮食还是口味不佳,但靠着向同人山谷里其他小写手们虚心求教,耐心练习,不断改良育种品质,新产出的粮食口味也跟着一天天好了起来。




 




每一分踏踏实实的努力,都是有回报的。




 




在又一季的大丰收后,小写手从自己产出粮食里,仔细挑出最好最美味的那些,放进小竹篮里,等到日落时分,虔诚地摆在帐篷门口。




 




据说这样就会有画手来吃了。




 




当天晚上,小写手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,梦中场景,同她产出故事里的描述一模一样,完全就是她最想要的美梦啊。




 




等小写手醒来时,发现自己居然哭了。




 




因为感动。




 




再去帐篷外看了看,摆在小竹篮里的粮食果然已经没有了。




 




尝到甜头的小写手很开心,每天的耕作都带了更多干劲和期待,产出的粮食也又多又好,时不时就有贪吃的画手被吸引过来,送给小写手一场接一场的美梦。




 




见过的画手多了,小写手也渐渐发现,原来画手这种生物种群里的不同个体,也是有区分的。有些画手成长的非常强大,浑身被耀眼的光芒所笼罩,画出的梦境又快又好。而有些画手,还没成长到最好的时候,形象就要黯淡一些,画出来的梦境呢,也会稍微缺一点点火候。




 




其中有一只小画手,体型小小的,瘦瘦的,一副普普通通的模样,不像其他画手那么出众,画出来的梦境也很简陋,不太惊艳。但它似乎特别喜欢小写手产出的粮食,经常守在小写手的帐篷面前,眼巴巴地等着吃粮。




 




其实这个时候小写手因为粮食产的特别美味,已经不愁没有更好的画手来吃了。可是每次看到那只小画手瞪大无辜双眼,充满期待看着自己的时候,她的心就变得很柔软,忍不住把最好吃的粮食都特意留给它。




 




这只小画手很高兴,干脆就在小写手的帐篷旁留了下来,长居于此,专门吃小写手产的粮,专门为她画梦。




 




虽然那些梦还是不够圆满,但看得出,它也很努力了,一点点在进步。




 




哇哦。小写手有一天在喂小画手吃粮时,突然有了一个想法。它就是我的专属画手了。




 




那真是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。




 




可惜,愉快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。每个同人山谷虽然受到原作魔力的庇护,但这种庇护往往是有时限的,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,魔力也在逐渐衰弱。




 




失去魔力庇护的山谷,土地不再肥沃,溪水断了流淌,山谷中不复往昔的欢歌笑语,变得越发的冷清僻静。




 




虽然小写手还在用心耕作,可无论种出多么美味的粮食,也没有人来品尝。




 




先前聚集于此的写手和画手,他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。只有那只孱弱的小画手,还一直忠实地守在她身边。




 




他们两个也不是没想过一同去别的同人山谷,可是尝试了几次之后却发现,每处山谷的魔力也带着特殊的屏障,这种屏障的作用对每个写手与画手而言都是不同的,很难找到他们两个同时都能突破的。




 




随着魔力的衰减,山谷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差,变得寒冷无比,冷的小写手再也种不成粮食,只能在漫天飘落的雪花中,与同样又冷又饿的小画手依偎在一起,抱团取暖,瑟瑟发抖。




 




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小写手紧紧拥抱着小画手,眼泪流了下来。我们都离开这里,各自去找新的去处吧。




 




小画手也舍不得她,呜呜地哭了。




 




别哭。小写手强忍住泪水,把自己最宝贝的项链取下来,戴在对方脖子上。只要有缘,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。




 




那天晚上,小写手拿出最后一点粮食给小画手吃了,小画手也送给小写手一场很美的梦境。




 




梦里有一道色彩斑斓的彩虹,托着他们一起飞向天空。




 




与小画手告别之后,小写手一直等到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天空远处,才吸了吸鼻子,背起背包继续往山谷外走。




 




之后的日子里,小写手又陆陆续续去到好几个新的同人山谷。




 




每处山谷都能聚集不少新来的小写手和小画手,他们一起分享美味和梦境,过着快乐的日子。




 




只可惜,等庇护山谷的魔力一消退,这些快乐也跟着终止了。




 




如此反复了许多次,看着自己面前这不知道是第几个山谷再一次刮起了漫天风雪,在刺骨寒风中冷的直哆嗦的小写手突然有点想家了。




 




那个很遥远的,叫做原创的小村庄。




 




又是一番漫长的旅途,小写手终于回到了家乡,看见那个本就人烟稀少的小村已经更加破败,原有的村民几乎都搬离了此处,村里的田地,也由于长年无人打理,已经长满了荒草,没法种了。




 




小写手在荒草丛生的田地里枯坐了一整夜,想了很久,做出了决定。




 




这一回,她要完全靠自己,重新开垦出一片田,把衰败的村庄振兴起来。




 




这个计划恐怕比当年她想要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画手还要更疯狂。




 




但小写手从来就是一个这样爱做梦的人。




 




通过这些年的漂泊,她还是学到不少打理田地的好本事,虽然开头有点难,但她不着急,慢慢重新弄起来,把杂草一点一点清理干净,把土地翻的松软,施上肥料,再把自己最钟爱的文字种子一颗颗埋进去。




 




这个过程又辛苦又乏味,而且很孤独。




 




每当难受的不行的时候,小写手就努力回忆以前那个小画手送给自己的美梦,靠着这些美好的梦境,一天天坚持下去。








不知道小画手现在怎么样了。小写手躺在田里,望着满天星光,不禁想到了它。








它应该也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,和我一样努力奋斗吧。




 




上天总是不会亏待一个踏实努力的人。认真耕耘的小写手,也会有回报。渐渐的,贫瘠的土地中又长出了小苗,越来越茂密,越来越好。




 


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最新一季的收获成果,比小写手当年离开村庄前种出的东西,要美味一百倍。




 




真好吃。小写手尝了一口,突然想起来当年那个总喜欢来找自己讨吃的小画手,眼眶跟着就红了。




 




这么好吃的东西,好想也跟它一起分享。




 




这样的念头给了小写手新的动力,她更加努力地种着田,即使累到瘫倒,双手长满老茧,也没有放弃。




 




终于有一天,她收获的不仅是美味的粮食,还有更多的惊喜。




 




有神奇的魔力渐渐从她那块小田地里渗透出来,渐渐覆盖了整个村庄原来贫瘠的田地,将这些田地滋养的越来越肥沃,无论种出什么粮食,都能拥有一股独特的美味。




 




这情况和小写手当初呆过的那些同人山谷一样。




 




唯一不同的是,庇护这个村庄的魔力,源自小写手自己创造的奇迹。




 




这个村庄能种出超美味粮食的消息被路过的旅人们传了出去,先是有新的写手慕名而来,种出丰富多样的粮食,随后又有画手跟着出现,吃大家种的粮食,也回馈给他们美好的梦境。




 




荒凉的小村重新变得热闹了,大家都过的很开心。




 




小写手觉得自己的努力没白费,很有意义。




 




现在肯来吃她粮食的画手络绎不绝,她拥有了很多美梦。




 




可是,心里有一块地方,好像还是空空的。




 




直到某个雨过天晴的午后,小写手正在开垦一片新的田地,突然面前一黑,有一道影子掠了过去。




 




小写手抬头,笑了。




 




她看见不远处的空中,有一只非常高贵、优雅的画手,浑身笼罩着耀眼的光芒,脖子上挂着一根熟悉的项链,正拍动着巨大的翅膀,朝自己飞来。




 




而远处的天空,立着一道色彩斑斓的彩虹。




 




END








此文姐妹篇:小画手和小写手




点击本文第一个TAG有惊喜哦~




每周六更新一篇原创故事,第八周打卡,嘿嘿。


【忘羡】什么其他道侣?不存在的

强行秀一波,文中的女的大家就笑笑看过吧,当作一个小插曲。

文笔差,请见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夜深人静,魏无羡不知梦见了些什么,不安的翻了好几次身,蓝忘机自是感受得到的。他起身把被对方踢的乱七八糟的被子重新盖好,从背后抱住了魏无羡,轻声安抚几句,对方才消停了些。


翌日早晨,魏无羡起床时,看见本应比他早起的蓝忘机还在身旁,再想到昨晚的梦,心里难免委屈,一头撞进对方怀里。


蓝忘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看见他这副模样,语气也不禁放柔了许多,道:“怎么了?”


魏无羡闷闷道:“我昨晚梦见你爱上别人了。”


听到这里,蓝忘机明显一愣,蹙眉道:“不会的。”


“我当然知道不会,只是梦里那女的明明都跟你在一起了,却还跟其他人发生关系,这我就不能忍了。我们蓝二哥哥有那——么好。”魏无羡边说边比划,“我都爱不够了,她怎能这样对你??”


“没事,只是个梦而已。”蓝忘机把他在空中乱挥乱挥的手一把抓住,塞进被里,这几天还是挺冷的。


蓝忘机顿了一下,又接着道:“而且我的道侣只会是你。”


日夜相思十三载,沿途问灵唤不回,一朝失而复得,欣喜都来不及了,岂有再放手的道理。


魏无羡听到这番话,一瞬间什么不开心的情绪都没了,响亮的吧唧一口亲在对方脸上,道:“嘿嘿,知道啦知道啦!”


见他的情绪已经缓和,蓝忘机把在魏无羡还在睡时就准备好的衣服拿过来摊开,拍拍他道:“先去换衣服。”


是呢,他们眼里只有彼此,蓝忘机如此好的一个人,只有魏无羡才配得上。同理魏无羡这样好的一个人,也只有蓝忘机能站在他身旁,彼此都得来不易,怎么会是旁人能够轻易拆散的呢。

【花怜】没带钥匙被锁在门外怎么办

又名:我与爱人的初遇

是的,那个出门没带钥匙结果被锁在门外两个多小时的傻逼就是刚才的我,所以这篇文也是当时有感而写的,有些仓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门外,一名身着白色外套的男子正鬼鬼祟祟的徘徊着。


那人试着用硬币去撬锁,无果。试着用雨伞去勾把手,无果。几次之后,他终于放弃了,垂头丧气的坐在门前。


是的,谢怜出门买晚餐,结果忘记今天爸妈都去出差,风信慕情现在也不在家,还特么没带钥匙。于是他被锁在门外了。


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,电梯里一个穿红色毛衣的男人走向谢怜家隔壁。那人看见蹲在地上的他,微微一笑道:“你好,我是新搬来的花城,请多指教。”


谢怜站起来道:“你好,我是谢怜,住你隔壁。”他指了指身后那扇门。


“嗯?那怎么不进去呢?”花城看着他疑惑问。


谢怜用手蹭了一下鼻子,不好意思回道:“啊...就是,忘了带钥匙,但是家里没人。”


花城愣了一下,恍然大悟,随即问:“那介不介意来我家坐一段时间?”


谢怜在打扰新认识的邻居,和蹲坐到不知何年何月之间抉择了一下,微笑道:“那就打扰了,否则我还不知道要在这坐到什么时候呢,花城真是我的贵人。”


“哈哈,言重了。”


花城拿出钥匙开了门,打开灯。谢怜坐在沙发上打量这间新装潢的屋子,玄关的鞋柜上放了一个花瓶,花瓶内插了一朵白百合,墙壁被漆刷成米色,桌子用的是浅色木头,灯光带点昏黄,没那么的刺眼。一切的布置都很温暖,唯一要说突兀的还是属穿着红色毛衣的花城吧。


也因此,谢怜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往花城那边飘,看他在厨房忙进忙出,突然生出一种「这是我们家」的感觉,仿佛他们两个已经生活在一起有段时间了,但其实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小时。


花城带点歉意的笑了笑,问道:“抱歉久等了,喝茶吗?”


谢怜连忙摆手道:“不会不会,喝茶就好了。”


而后,两人开始自我介绍一番。


“欸?花城才26吗?”谢怜听到对方讲年龄时有些惊讶,花城身形看起来比他高大许多,而且气质也很沉稳,谢怜原以为对方至少有28、29呢。


花城打趣道:“是啊,实际上看起来老了一些。”


谢怜赶忙道:“没有的事,只是气质稳重,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,不知不觉就会以为你比较大了呢。”


“没关系,常被人误认习惯了。那么你呢?”


谢怜道:“我今年29,看不出来我这么老了是吧哈哈哈。”


“看来我还得叫你哥哥呢。”花城挑眉道。


谢怜不介意说:“可以啊,花城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。”


花城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名字,笑容一顿,道:“其实哥哥也可以叫我三郎的,我比较喜欢。”


“当然没问题,三郎。”谢怜只是愣了一下,马上就反应过来道。


花城对于这个称呼非常满意,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九点半了。他问:“哥哥今天有办法回到家吗?”


谢怜想到这个问题,不禁就苦恼起来,道:“可能没办法吧,不然就是找锁匠。”


花城闻言,微笑道:“那不如哥哥今晚就住我这吧,这么晚了,不要这样折腾。”


“可以吗?那就麻烦你了,所以就说,三郎果真是我的贵人呢。”谢怜再一次感慨道。


晚上十点半,他们两个终于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,可以安心休息了。


因为家里只有一张双人床,而谢怜觉得自己突如其来的打扰已经很麻烦对方了,所以也不让花城睡沙发,于是两人就睡在同一张床上。


“哥哥晚安。”花城有些困了,低声在谢怜耳旁道。


“嗯,三郎晚安。”


真是奇怪呢,谢怜居然又生出一种「本应这样」的感觉。他们两个好像本就应该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呢,缺一不可。


谢怜直至几个月后,才发现为何花城明明是一个人住,却买了一张大的双人床。不过当他反应过来后,已经上了花城的贼船,并且不是很想下来。

【魔道/天官/渣反】多CP:毛茸茸

CP如下:忘羡、双道、花怜、双玄、权引、冰秋。

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...

突然就很想写毛茸茸的猫。

都是糖,治愈一下各位的心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忘羡」

屋顶上一白一黑的毛球依偎在一起,享受着冬日难得的太阳。魏无羡晒着暖洋洋的日光,舒服的瞇起眼睛。

“蓝湛。”

“做什么?”

“真的,好喜欢你啊。”

语毕,一头栽入对方柔软的怀里。


「双道」

“星尘你慢些,小心点。”

“阿箐别乱跑,马路上很危险的!”

宋子琛一边要注意晓星尘,一边要照顾兴奋过头的阿箐,可以说是很忙碌了。

晓星尘趁着阿箐跑到前头的时候,用白色毛茸茸的尾巴悄悄的勾住了宋子琛灰色的尾巴。

阿箐:“没有,我什么也没看到。”


「花怜」

“哥哥,你可喜欢?”

谢怜看着满山枫红的树叶,以及眼前这堆叶子山,震撼极了。

“喜欢,三郎精心准备的当然喜欢。”

而后花城不知从哪变出一朵红花,叼到谢怜耳朵旁,他一身白毛加红花,和花城一身深红色的毛配白花,颇有几分人类说的情侣装的意味。

在人类所不知道的地方,两只猫开始享受了只属于他们的时光。


「双玄」

“今天要去哪家摊子啊明兄?”

师青玄兴奋道:“我觉得左边数来第二家,那个伯伯给的很大方!”

“但如果要说好吃的话,果然还是中间的阿姨,他们家的什么鱼都新鲜。”

在他开始喋喋不休前,贺玄用头顶了他一下,把师青玄推到第一家的门口前。

“今天带你吃到饱。”

他留下师青玄懵逼的一只猫,迳自走了进去,开始卖萌歪头,喵一声尾音还拉的长长的,与刚才面无表情的他判若两猫。

为了吃的以及养活师青玄,贺玄真的无所不用其极啊。



「权引」

“师兄师兄,你看!我今天又打赢了隔壁的虎斑猫喔。”

权一真身上出现几道伤痕,还一脸夸我夸我快夸我的表情,让引玉看了是真的哭笑不得。

“不是跟你说过不要欺负其他猫了吗?还弄得一身伤回来。”引玉叹气道。

念归念,他还是走向权一真,舔了舔对方的伤口当作安慰与奖励,不出意外看见对方高兴的尾巴一甩一甩。

“我要成为最强的,因为这样可以保护师兄了!”权一真圆圆的猫眼一瞬间亮了起来。

“你啊,不要让我担心和难过,就是最好的保护啦。”

「冰秋」

“呜...师尊你是不要我了吗?”洛冰河亦步亦趋的跟在沈清秋身后,他明显感觉到师尊有意在疏远他。

沈清秋早已被他跟一路了,而且对方还眼泪汪汪,大有你不让我跟我就嘤嘤嘤给你看的意味。

“你离我远一点!就几步路的距离难道还不行吗?!”沈清秋炸毛了,全身上下膨胀了一倍左右。

洛少女的尾巴垂了下来,整只猫都闷闷不乐的。

洛冰河垂头丧气道:“师尊...如果您是不喜欢弟子,那弟子可以...”

“我没有嫌弃你,但是还能不能让人好好上个厕所了!??”

【花怜】男友力30题 DAY7

7.留有余温的外套

最近更新很勤快,快夸夸我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山洞内好不容易升起一团火,给潮湿阴冷的空间增添了不少温暖。谢怜将身上的白披风裹的更紧,却无法阻止自体内生出的寒意。


看见冷到发颤,无意识缩成一团的谢怜,更加深了花城心中的自责。他凑近对方,手贴在额头上,花城皱眉——还是太烫了。


这事得从两个时辰前说起,花城此次外出是为了解决地方上一只小妖,那妖物擅读人心,用幻境加以强化对方内心恐惧事物。


原本两人一同入山,不料在一转角处,谢怜突然惊呼一声,“三郎!”下一秒整个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花城当机立断随着红线指引,找到昏迷的谢怜及树妖,他厄命出鞘与树妖一战......其实是花城在单方面殴打。


不论怎样,结果是好的就行,他轻而易举将还不成气候的小树妖(花城看来)解决掉。


总之人是背回来了,但无论如何也唤不醒,还持续发着高烧,似是被梦魇缠住,偶尔回复几秒自己的意识,也只说两个词:“好痛、好冷。”


花城已紧紧抱着他一时辰,眼看外头渐渐日落。他背起谢怜,掷骰放出缩地千里回到客栈前的暗巷。


店小二百无聊赖的撑头,见到花城进门,有气无力抬眼道:“您好,这位爷需要什么?”


花城掏出银子放在桌上,道:“二人房,麻烦准备热水跟药品。”


店小二看见那银子马上两眼放光,“好勒!”搓搓手,带他们上二楼,走廊最后一间。


热水送上后,花城把谢怜一身冷汗洗尽。而后又小心翼翼的喂药给对方。处理完这些琐事,月已悄悄显露。


夜深,花城不敢让谢怜躺在客栈的床上,那不知道有多脏,他不想让对方在难受的时刻还受到这点小委屈。花城把自己的红色外袍褪下盖在谢怜身上,规律的拍着他的背安抚,彻夜未眠。